新闻

考古勘探验收工作的几点感悟

2020-08-28 14:55:59 考古勘探 1258

    一直以来,江苏省按照《考古发掘项目检查验收办法(试行)》的规定,对考古发掘工作进行验收;从2017年国家文物局《考古勘探工作规程(试行)》发布以来,江苏考古调查勘探工作也开始按照工作规程进行验收。两年多的考古勘探验收工作,感悟颇多。

    勘探工作面广量大人手少  任务繁重

    按照《江苏省文物保护条例》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可以组织文物等行政部门经过勘查核实后划定地下文物埋藏区,并予以公布。在地下文物埋藏区内及埋藏区之外五万平方米以上的工程,建设单位在取得建设项目选址意见书后,应当向省文物行政部门或者其委托的设区的市文物行政部门申请考古调查、勘探。文物行政部门应当组织从事考古发掘的单位在工程范围内有可能埋藏文物的地方进行考古调查、勘探。”在江苏这样一个经济发达、建设频繁的东部沿海省份,尤其是苏南地区,交通、水利、石油天然气、房地产、市政建设等,各行各业的建设此起彼伏,一直在催促文物部门不停地考古调查、勘探、发掘。2019年仅南京就开展了288项考古勘探项目,勘探面积1800多万平方米;苏州实施了133个考古勘探项目,完成勘探面积770万平方米;扬州完成123项,总面积超过1000万平方米。

    与繁重的工作任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为数不多的考古队伍和人员。江苏省目前有考古资质单位9家,考古项目负责人86人,全省从事考古工作的包括在编及合同制人员还不到300人。这样的团体和个人数量与庞大的考古任务相比,实在不相称。但在全国来说,江苏的考古资质单位还是最多的。因此,基本建设与文物保护工作的矛盾一直存在,扬州出现考古工作者被打事件并非偶然。“建设与文物保护双赢”“两利两重”很多只是理想中的状况,如果没有坚强的制度保障和组织队伍保障,考古工作的实际问题就不能得到彻底解决。

    2019年下半年,随着大型基本建设考古调查、勘探工作列入江苏省行政许可任务清单,省文物局接到的考古调查勘探的任务量激增。2019年全年接到考古调查勘探申请237项。而今年,在新冠疫情肆虐的2020年一季度,省文物局就已经审批了119项考古调查勘探,完成20多项考古调查勘探及发掘的验收。为配合企业复工复产,江苏省的考古工作自2月底开始陆续复工,到目前已基本全面复工。

    面对任务量增加而人员不足的情况,江苏省的几个市普遍采用了考古资质单位入库的模式。南京市前两年招标了十几家考古发掘资质单位和考古勘探队伍成立资质单位库,也引入了民营勘探公司进入考古勘探业务工作;在考古人被打事件之后,扬州市政府积极改善考古机构工作环境,引进三家大学组建考古资质单位库缓解本地考古力量的不足;苏州、常州等地也在摩拳擦掌,准备招标引入考古机构。在勘探验收工作中,也时常看到考古单位与民营公司共同署名的考古勘探工作报告。考古勘探公司实施勘探,考古部门业务指导、质量把关,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如果没有民营勘探公司进入,庞大的考古调查勘探工作量不仅会将体制内的考古队伍压垮,文物考古部门还会被扣上“不作为”,“阻碍经济建设”的大帽子而无力自拔。

    勘探成果反映墓葬多遗址少

    通常考古勘探出的墓葬从西周春秋到明清均有发现,窑址、建筑基址等也容易发现,但遗址尤其在城市中很少被勘探出来。如果说一个地区有很多墓葬却没有遗址,这不是很奇怪的事吗?这些人如何工作学习生活?他们只有死去的巢穴而没有活着的证据吗?这种现象一来是因为人类生活的遗址或场所在大城市中通常已被历代建设破坏,而墓葬一般处于郊野不受人类活动打扰。只是由于现代人口众多,活人的生存发展需要更多的土地,才会将墓葬区域逐渐开发出来;其次,勘探公司很多来自北方,对南方本就难以辨认的土质土色不熟悉,勘探墓葬对他们来说驾轻就熟,而对于南方土遗址,本就在这片土地上考古多年的老手辨识起来尚有难度,经常需要会诊或多方比对才能确认,何况是没有在江苏大地上考古过的外来户呢?尤其是江南地区的聚落遗址、“马、崧、良”三代的考古学地层辨识起来难度相当大。苏北地区情况稍好,有些地层与山东、河南类似,也有南北方文化交融的关系,相对来说辨识容易。但苏北地区考古勘探工作又碰上另一个难题,则是黄泛区的考古。这不仅是考古业务上的难题,还是一个工程技术上的难题。

    文化层埋藏的深度  对考古工作影响很大

    同样是五万平方米以上的考古勘探和发掘工作,在苏南,也许文化层只有几十公分,两三米就能挖到生土,而在淮安、宿迁、连云港、徐州、盐城等地,可能要挖到六七米甚至十米以上才能到文化层。这里的工作量天差地别,原因就涉及江苏黄泛区的问题。

    黄河历史上多次泛滥,最严重的一次是1938年6月河南花园口堤岸遭破坏后的泛滥。其时黄河水注入淮河,淹没河南、安徽及江苏三省很多市县。所淹没地区的文化遗存均被埋在黄沙之下,有深有浅。现在勘探到的文化层,有的很浅,那是没有受黄泛影响,有的三四米,有的六七米,最深的达到十几米。近两年南京博物院和淮安市博物馆在淮安高铁商务区建设工地发掘的小黄岗遗址,汉代墓葬埋藏在三至六米多深的黄泛层下,而新石器青莲岗文化层还在汉代地层下一两米。发掘工作面临着塌方、积水等危险,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在宿迁柏悦澜庭房地产建设工地,勘探出的文化层居然有十几米深,这都是黄泛区常见的考古现象。当年徐州苏宁广场考古发掘现场,发现的汉代城墙在地表以下近十米,正是借助基本建设的机会,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才得以重现天日。而在徐州一处由于黄泛土层太深没有勘探到生土就结束的工地,验收专家提出要求复探,后来请到了徐州矿业大学的技术人员才解决了这个技术难题,探到了生土。

    黄泛区的考古勘探工作难度大,需要解决排水、抗压、泥沙淤塞等难题,且不易大面积展开,只能根据迹象重点勘探。有关黄泛区考古的问题,需要作为课题专门解决。


    作者单位:江苏省文化和旅游厅文物保护处

        作者姓名:吕春华


首页
服务
留言
联系